苏妄言

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?坐下吧。

这个似乎没什么故事,
一个名叫狗蛋的姑娘正在练习吉他,有很好听的旋律飘摇。
有点儿后悔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五线谱,因为觉得自己的节奏感很好,就算不能成为音乐人,唱唱rap似乎还是可以的嘛。
刚想着,就说要出去买水了,毕竟德国买饮用水 一次搬一箱子回来还是挺重的。
虽然照片没有脸,但是我发誓,姑娘正面还是非常好看的。

-记于不知道自己是在德国还是瑞士的康斯坦茨

冰岛大概是我去过的所有欧洲国家里印象最深刻的一个。我们只用了七天的时间在冰岛南部海岸旅行,因为北边有火山灰覆盖,所以可能不太适合观景。
冰岛与我们所居住的城市不一样的地方,在于其荒凉。是的,荒凉,而不是荒芜。只要出了城市的范围,你就能看到大片的苔原,一眼望到地平线。在没有车辆的高速公路上行驶,不会觉得疲劳,因为也许翻过这座小山丘之后,你能发现一片新天地。
偶尔也可以看见大片的草场,毕竟他们需要有自己的畜牧业。但是因为冰岛的气候原因,似乎不是很适合种植粮食,大部分的饮食还是得靠进口,这也是为什么冰岛物价超高的原因之一。
除了冰岛独有的这种苔原,也还有冰川与石场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里也是电影指环王的取景地。 我们花了三个小时,进入冰川再出来,那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。成片冰形成的大陆,随时小心不能掉入暗河,否则再也出不来。
很神奇的景象,因为没有遮挡物,经常可以看到东边下雨西边太阳的景象,甚至是一大片云朵,只有中间一部分在下雨的景象。彩虹更是随处可见。

很不要脸的丢上来一发自拍。
故事发生在奥地利bad goisen,我在哈尔施塔特的湖边坐了一下午 发发呆,下午便赶到了晚上的住所,一家青年旅馆。 当我走到目的地的时候,发现那是一家非常大的四层木结构建筑,古色古香。我走进门hello了几句发现没有人回应,便回头出门搜索。 不出意料的我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蹲在不远处刨坑种树,我愣了一下没说话,只是呆呆望着他。
果不其然的,他和我打招呼,问我是不是Evan,我说没错。他说你是今天唯一的客人,就是说今天只有我一个旅客。 我笑了笑,跟着他进入旅店办理手续。
老板养了两只猫,只是有一只因为淘气而摔断了腿,正在顶楼养伤。另外一只就是图片里的他。 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,他站在马桶上喝水。 没错,喝水,心里不由想着原来他们的水已经干净到这个程度了?  他看到我,似乎一点都不怕陌生人,并尾随我进了我的房间。我放下包,他便跳到我的身上,似乎很配合的给我抚摸。大概是因为老板平时太忙没有时间陪伴他,而姐姐也因为在修养所以一个猫太孤独。
那天晚上老板带我去吃了奥地利当地的传统食物,喝了点儿啤酒,把旅店大门的钥匙丢给我便和我说 他晚上不回去了,让我自己回去,第二天早上会给我做早餐。
于是那一天夜里只有我与一只猫在这个旅店里休息。
第二天早上我起来,刚下床打开门,他便钻了进来趴在了我的衣服上不愿离开。他真的是一只挺有灵性的猫,知道我要离开,便依依不舍。
所以我摸着他,和他一起拍了照片。
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到那里。旅店老板的故事,便与他无关了。

她叫Lea,出生在德国北威州一个叫波鸿的小城市里。 说是小城市,可能更接近乡村吧。 这里的乡村非常美,干净并且适合居住。 我在多特蒙德的cosplayer聚会上认识她,第一次她穿着白色的丝袜,偏日系的衣服,让我错把她认成了一位舞见。时隔两个月后再次见到她,她还记得我是那个把她认错了的中国男孩。 他们这一群人,喜欢韩国的偶像团体,喜欢韩舞,每个月一次的聚会上大家聚在一起跳跳,闹闹,会有一个下午的欢乐食时光。 我见她染了这种绿色的头发,很是吃惊,不过意外的好看。
我比较喜欢抓拍,从人群中去抓住那一瞬间,偶尔可以获得非常美的定格。当你发自真心的去微笑时,与摆拍会有完全不同的惊艳感。
她说她是一名化妆师,最大的梦想是给韩国的那些偶像们化妆。似乎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看似不切实际的梦想。。。但是。万一呢?万一实现了呢?我嘲讽着已经固化的自己。
下一次见面应该是7月30日,依然是在多特蒙德的聚会。 又有两个月没有见了。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德国呆多久 ,又有几个两个月可以消费。
我相信他们都会有更精彩的生活,只要他们去拼搏了。
世界总会变得不一样的。

在撒哈拉沙漠的边缘,当地的人们用骆驼为游客提供进入沙漠的行程与体验。
我大概是因为又高又壮,所以与我匹配的是这样一只白骆驼。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骆驼真正的模样。
它的嘴巴因为常年勾着绳索而导致皮肤下坠,看起来稍微有一点丑陋,吃草的样子慢慢的上下颚左右摩擦咀嚼。我刚骑上去的时候,它的主人拍他的胸口让他站起来,他却不听话的慵懒在地上。
他是这一队骆驼中的长辈,也是年纪最大,身体最强壮的一只,可是也逃不掉时间的流逝。我也是。
他带着我慢慢走进尽是黄沙的沙漠,一步一个脚印,蹄子踩进沙里。下坡的时候小心翼翼因为腿会被埋进滑动的沙坡中。他的步伐稳健而缓慢,让我感受到了当面丝绸之路上人们对前路的迷茫与寂寞。
我们在沙漠中度过了一个晚上,看着漫天星辰,听着歌曲。
第二天再见到他的时候,他准备袱我离开撒哈拉。我抚摸着他的脖子然后骑了上去,结果坐稳的那一瞬间,他自己抬起了前肢然后走了起来,越来越快。
你是想带我去哪里吗?
他的主人一脸懵逼的追了上来让他停下,因为后面的小骆驼们都还没有行动。回去的一路上,他的主人没有牵他,他就这样自己默默地按照昨天过来的路走了回去。

后会无期了吧。可是我真的很惦念你。我们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接触最深的动物了。

在非洲摩洛哥的古城中,有很多很多流浪猫。 菲斯是我们旅行的最后一站,我终于有时间钻进狭小的巷子里拍来拍去。 它是我拍到最震撼的一只。 没有悠闲,没有懒散,有的只是眼神中透露出的冰冷与肃杀。 我不知道它经历了什么,以至于半边下颚完全消失,部分残肉挂在脸上。 在与死神的较量中活了下来,但它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。
大概你经历了世上最残酷的那一部分。
希望你能继续坚强的活下去,让上帝看到你坚韧不拔的心脏。

今日是lofter的第一天吧。
我想从今天记录下自己的生活,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。
德国虽好,但是太孤单了一些。
旅行时抢着最后几秒钟拍下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,回来稍微处理了一下,就像动画中的画面。
身边的人来了又走,最终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。
在这个地方 很痛呢。